| 行业网首页
首页 > 空中课堂 > 课程列表 > 正文
我国公共安全现状及问题
2013/4/27 16:04:00  中国安防行业网   关键字:公共安全,安防行业   访问量:
由于我国在今后一个较长时期内还将处于经济转轨、社会转型的特殊历史时期。到2020年我国人均GDP将从1000美元提高到4000美元,根据国际经验,在这期间利益重新分配,新旧观念相互碰撞,社会结构将发生剧烈变动,社会不稳定因素增加。而现代犯罪的特点大大增强了犯罪行为在时间上的突然性,空间上的不确定性和手段上的对抗性,向传统的社会公共安全工作提出了挑战,对国家的安全和社会的稳定构成了极大的威胁。

    目前、我国正处于经济和社会的转型期,生产力水平和发展很不平衡,公共安全的社会基础、保障条件薄弱,与经济高速发展的矛盾越来越突出,影响着国民经济全面协调、可持续地发展,经常给人民生命和财产带来重大损失。同时、经济的快速发展对社会发展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加强公共安全管理,预防和减少各类灾害、重大生产事故、重大违法犯罪、恐怖事件、外来有毒有害物质和生物入侵、疫病疫情的发生,保持社会稳定和国家安全成为急待解决的战略任务。

    1、自然灾害频发、分布广、损失大

    自然灾害具有突发性和严重性等特点,一次重大的灾害在极短的时间内、可能造成数万、甚至数十万人死亡,致使千百万人的生活、生产受到影响,受灾面积可以达到几十万平方公里、甚至上千平方公里,并可以引发其它灾害,造成社会动荡和严重的社会安全问题。例如1976年7月唐山地震在短短30多秒的时间内,造成了24.2万人死亡、16万人重伤;1975年8月由于台风暴雨导致河南两座大型水库垮坝,造成数万人死亡;1922年8月广东汕头风暴潮灾害,造成数万人死亡。

    我国重大突发性灾害频发,70%以上人口,80%以上工农业和城市,受到各种灾害的严重威胁,是世界上自然灾害最为严重的国家之一。据近十年来统计,我国每年由于自然灾害造成数千人死亡,经济损失达2026亿元。其中、台风、暴雨和洪水灾害频发、规模大,每年造成上千亿元经济损失和数千人死亡。每年由于滑坡、泥石流灾害造成的死亡人数超过1000人,经济损失超过100亿元,并造成每年数十次重要铁路、高速公路干线的路基毁坏和交通中断;中西部1/2的地区和县级城市受到滑坡、泥石流灾害的严重威胁。我国还是遭受地震灾害最为深重的国家,二十世纪发生的破坏性地震占全球1/3,死亡人数占全球1/2,高达60万人。我国22个省会城市和2/3的百万以上人口的大城市均位于地震高危险区。防灾减灾一直是我国政府重视的问题,但是,在当前经济社会中,由于某些方面存在盲目追求经济效益、忽视防灾减灾的严重倾向,人为地加重了自然灾害的破坏性,使社会承受灾害的能力愈加脆弱;如果不加以重视,在未来一段时期内,重大自然灾害对于社会公共安全的威胁可能会更加严重。

    2、生产事故总量居高不下,屡屡发生的重特大事故更具突发性、灾难性和社会危害性

    我国正处于生产安全事故的高发期,亿元GDP生产安全事故死亡率(2007年的控制指标是0.518)、工矿商贸十万就业人员生产安全事故死亡率和道路交通万车死亡率均远远高于发达国家。全国发生各类生产事故以道路交通事故最多,工矿企业中以煤矿发生的生产事故最为严重。

    我国每年因各类事故造成的经济损失在2000亿元以上,约占GDP的2%。严峻的生产安全问题也会造成不良的社会影响,成为社会不稳定的因素,部分省市日益增多的劳动争议案件中涉及安全卫生条件和工伤保险的已超过50%。如果不采取强有力措施,我国生产安全角势在未来相对长的时间内仍将十分严峻,事故发生率仍将在高位徘徊。而且事故的种类增多,事故防范、处理的复杂性和技术性将增强,事故发生造成的社会影响和经济损失将更加严重。

    3、食品安全隐患大增,威胁人民生命和健康,影响社会安定和经济发展

    食品污染与中毒是我国主要的食品安全问题。尽管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以来,我国食品污染与中毒的发生有所减少,但形势仍然比较严重。

    食品安全的危害因素除有害微生物外还包括农药、兽药、生物毒素、亚硝酸盐等15类之多,蔬菜中有机磷农药(特别是甲胺磷)以及其它农药、兽药引起的污染与中毒事件数量占有较大比例,食品污染的慢性危害对消费者的健康具有更大的威胁。据估计,我国有超过8亿人体内残留有早期使用的农药六六六和滴滴涕。长期食用含有促生长激素的动物产品而带来的后果十分值得关注,特别是兽药残留而引起的抗药性是全球共同关注的问题。我国2001年度残留物质监控计划中对规模化养殖加工企业的动物和动物产品监测结果表明,多数食用动物及其产品的农药、兽药残留和重金属、环境污染物的污染状况不容乐观。

    我国对欧盟、日本、美国出口的畜产和水产的货物年度总金额超过100亿美元。出口农产品因农药超标而被退回的事件每年有五、六百起,约74亿美元。2002年因我国向欧盟出口水产品受到氯霉素污染,由此引发欧盟对我国动物源性产品遭到全面禁运,损失6亿多美元。随着生产的规模化、工业化和经济贸易的发展使食品污染造成的经济损失和社会影响将越来越大。

    4、核安全存在隐患,对生命安全和社会稳定造成潜在影响

    我国核工业在历经四十多年的发展,留下了大量的放射性废物,特别是在江河附近的较大量中、高水平放射性废液储罐如果发生泄漏,将会对环境造成严重放射性污染,产生巨大社会影响和经济损失。

    我国已投入商业运行和在建核电机组共11台,由于是多国引进、多种堆型、多种标准、多种技术,出现过一些与安全相关的重大质量问题和重大运行故障。由于缺乏相关的事故处理技术,不得不请国外公司帮助,耗资巨大。现有的18座现役运行的民用研究性反应堆,大多数在今后十年进入运行寿命末期,有的已在超期服役,设备和部件严重老化,维修资金不足,故障频度上升,对核安全造成严重威胁。

    我国现有放射源约7-8万个,据估计,我国约有两千个放射源完全失控,其中有的属强放射源,若不找回,会长期对社会和人民健康产生极大风险。如若被恐怖分子用于制作放射性散布装置,后果将更加严重。

    5、火灾与爆炸频繁,对人民生命财产和社会秩序造成极大的冲击

    火灾是危害我国人民和社会最持久、最剧烈的灾害之一,我国火灾年平均损失(不含森林、草原火灾)近200亿元。近年来的火灾形势严峻,每年因火灾而死伤的人数都在几千人以上,直接经济损失都达十几亿元人民币,

    森林火灾致使年均森林受害率5.99‰,是世界年均森林受害率的6倍,每年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达70~100亿元。

    经济的发展使火灾现象越来越复杂和多样化:现代城市人口、建筑、生产、物资集中的特点使火灾发生更为集中;各种新型材料的使用,使可燃物种类增多,燃烧形式和产物更加复杂,火灾有毒气体危害问题突出;各种新能源和电器产品的使用导致火灾起因更为复杂、多样和隐蔽;高层、复杂、超规建筑的增多使火灾扑救和人员疏散的条件恶化;火灾环境从地面发展到地下(地铁、地下商场),从陆地发展到水上(舰船、海上钻井)和天上(飞机、航天器),从固定环境(建筑物)发展到移动环境(交通工具);绿地/林区融入城市,使森林火灾和城市火灾相互耦合,对公共安全的威胁从城市扩展到林区;煤田与矿井自燃火灾,以及伴随各种地下铁道、山体隧道、建筑信道等场所的地下工程火灾大量发生。火灾现象的频发、复杂和多样化对火灾安全科技发展提出了更高和更紧迫的要求。

    爆炸也常常是极端分子用来制造事件和恐怖威胁的常用手段,如震惊全国的2001年河北石家庄市108人死亡、38人受伤的“3.16”爆炸案,1997年2月25日,“东突”恐怖组织制造的乌鲁木齐市公共汽车爆炸案造成77人伤亡。

    6、社会治安形势严峻,违法犯罪活动日趋组织化、职业化、智能化

    近年来,我国违法犯罪总量仍高居不下,危害日趋严重。严重暴力犯罪案件十分突出,犯罪分子持枪作案明显增加,重大爆炸案件比重上升;带有恐怖色彩的谋杀、绑架人质案时有发生。用高新技术犯罪和犯罪分子防侦破意识增强,给破案、取证带来很大难度。尤为突出的是网络犯罪。

    我国的违法犯罪种类和外延不仅明显增多、扩大,而且走向国际化。违法犯罪活动日趋组织化、职业化,如:以扒窃为主的“新疆帮”,诈骗为主的“贵阳帮”、“安徽帮”,抢劫为主的“东北帮”等。

    由于我国在今后一个较长时期内还将处于经济转轨、社会转型的特殊历史时期。到2020年我国人均GDP将从1000美元提高到4000美元,根据国际经验,在这期间利益重新分配,新旧观念相互碰撞,社会结构将发生剧烈变动,社会不稳定因素增加。而现代犯罪的特点大大增强了犯罪行为在时间上的突然性,空间上的不确定性和手段上的对抗性,向传统的社会公共安全工作提出了挑战,对国家的安全和社会的稳定构成了极大的威胁。因此,从全球的视角看,在今后较长一段时期内,我国社会公共安全将面临更严峻的形势,在新形势下采用现代科技手段,加强社会治安管理成为一个急待解决的问题。

    7、国内外极端势力制造的各种恐怖事件时有发生,进一步危及国家的安宁

    由于各种原因,新型恐怖主义犯罪阴影笼罩全球,进一步危害国家和社会的安宁。目前我国国内外分裂主义、极端主义分子的“内乱裂变”活动一直不断。其中,“东突”分子为了把新疆分裂出去,已经制造了乌鲁木齐“2·5爆炸案”、“伊犁2·5骚乱”等严重事件。据国际反恐怖组织掌握的情报显示,国际恐怖犯罪集团一直在研究有毒物质的用途,其中包括能侵害人的神经系统、皮肤和血液的生物、化学制剂。当前,新型恐怖犯罪活动不断增多,以核、生化恐怖的危害最为严重,整个国际社会都笼罩在一层大规模伤亡的阴影之中。

    8、外来生物入侵、疫病疫情、有毒有害物质及化学危险品严重影响了人们的生命安全及经济技术贸易

    自从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出入境人员和货物数量每年都在以百分之十以上的速度迅速增加,外来疫病病情及化学危险品等有毒有害物质传入的速度则呈逐年上升的势头,特别是最近几年来增长势头迅猛,其中艾滋病毒携带人数近年就以50%以上速度增长。2002年我国进出境人数超过2亿,各种交通工具6000多万艘(辆),我国各口岸就截获各种入境传染病人3000多人次,截获各类有害生物1310多种22448批次。

    据统计,对我国构成重大危害的外来有害生物已有200余种,其中艾滋病已经威胁到我国上百万人的身体健康,如果得不到有效控制,到2010年可能影响到上千万人生命安全,松材线虫、马铃薯甲虫和薇甘菊等十余种外来有害生物,每年就造成超过574亿元人民币(国家环保总局公布数据)的直接经济损失。外来的天牛几乎毁掉了整个三北防护林,仅宁夏平原总共被砍掉的树木达1亿株,几十万公顷的农田保护林就此消失。

    化学危险品等有毒有害物质是我国一种十分重要同时又是实行国际管制的进出口商品,据统计,每年我国化学危险品等有毒有害物质的进出口种类有3000余种,金额在400亿美圆以上,大量化学危险品等有毒有害物质的输入对我国的环境和人民身体健康带来了越来越严重的影响,造成每年上百起各类安全事故。

    另一方面,由于经济全球化速度的进一步加快,我国与世界经济的发展越来越紧密地联系在一起,每年我国约有71%的出口企业和39%的出口产品因遭遇国外技术性贸易壁垒而受阻,损失约170-200亿美元(商业部统计数据)。外来有害生物与物质等安全、卫生、环保项目成为国际技术性贸易保护措施越来越重要的主体内容。进出口贸易与我国60%以上经济社会活动直接相关,外经贸安全直接关系到我国经济社会安全和稳定,建立健全我国技术性贸易措施体系及其技术支撑体系的战略规划研究,是一项重大而急迫的任务。

    以上内容和相关数据是引自国家“公共安全中长期发展规划的调研报告”,它说明了当时我国公共安全面临的严峻形势,遗憾地讲,至今这个局面并没有改善,还有日益加剧的趋势。

相关文章:
中心动态